logo2
金皇朝2平台
金皇朝2平台

金皇朝2注册【金皇朝2平台开户】

(金皇朝2注册)最“牛”烂尾楼、花几百亿都盖

更新时间:2020-08-31 13:07点击:

作者| 猫哥

来源| 大猫财经

01

这几年,烂尾的工程不少,但烂尾的高楼更多。

相比只要打折就能脱手的住宅,动辄几百米高的摩天大楼简直就是一滩甩不掉的烂泥——盖的越高花钱越多,要是像天津117大厦那样不小心抢了个“中国第一高楼”的名头,更是让人骑虎难下。

2007年的时候,高银地产的大老板潘苏通花了20.26亿在天津买了块地。在原本的计划里,这个预计投资六百多亿的项目是个了不起的大手笔,有豪宅、有商务区,甚至还有片马球场。

而这个庞大建筑群的点睛之笔,就是那座有117层、高597米的摩天大楼。这个楼在玄学上很有讲究,建筑形体对应天圆地方、层数和高度又暗合《易经》奇数为阳的说法,总之就是很祥瑞。

尽管买地盖楼很烧钱,但这在当时的开发商看来还是很值得的。

那几年全国的地产商都在拿地扩张,能花几十亿在未来的“北方金融中心”抢到地盘,简直就是捡了个天大的便宜,这一点,他们自己在规划书里说的很清楚:

“凭借独特的经济和地理优势,加上有利的政府政策,天津势必成为中国北方的金融中心。我们看准天津对优质物业的需求,抓紧机遇,建立了旗舰项目”。

可惜,之后事情的发展完全脱离了原本的剧情走向。

首先是施工进度严重不及预期——从2008年9月大厦动工开始,先是花4年建完了地下室部分,紧接着又花了3年建完了主塔楼,等到2015年9月8日,117大厦才实现了建筑结构封顶。

当时高银老板透露,这个项目已经砸进去了400亿,就等着竣工之后卖楼回款了。

可没过多久,各种资金断裂、停工烂尾的消息就开始刷屏。传言甚至反映到了股价上,在2015年5月21日当天,高银地产和高银金融的股价纷纷腰斩,而潘苏通的身家也相应少了八百多亿港元。

在这之后的几年里,大厦不断对外放出“输血成功”的消息,比如2016年,专门处置不良资产的中国信达砸进去了90亿,当时双方说好,三年后也就是2019年房子建好、变现、分钱。时间一晃就过了3年,但这个被给予了厚望的项目最终还是停留在了未完工的状态中。

房子烂尾了,更别说分钱了,本金都拿不到,信达一怒之下起诉了高银地产,当年的合作伙伴,项目不完成,说翻脸就翻脸。

整整12年的时间过去了,117大厦外面的玻璃幕墙只安了不到三分之一。

02

天津117大厦的承建方是中建三局,让他们糟心的不止是天津,还有武汉。

去年10月份,网上流传出一张颇为无奈的催款单,因被绿地拖欠巨额工程进度款,已经垫进去不少钱的中建三局决定从10月30日起开始停工——这又是一场涉及摩天大楼的闹剧。

其实说起来,拖欠工程款的绿地也有点无辜。

抛开品牌影响力不谈,每个城市都希望拥有自己的高度,建一座力压群芳的高楼,这对拿地的开发商和卖地地方政府来说算是皆大欢喜。

也正是因为这个,原本只有606米设计高度的武汉绿地中心改成了636米,比上海中心要高上4米,建成就是中国第一高楼,摩天大楼的高度被很多人看成是竞争力的直接体现。

不过从2017年开始,这个项目开始不断出问题。

先是武汉城管委发了封函,考虑到航空航行的评估结果,要求施工方对施工塔吊等装置进行整改,不能超过500米;紧接着,武汉国土规划局又做了最终定论,636米的期望最终泡了汤。

说好的636米一下子变成了475米,别说是设计单位痛心疾首,就连绿地自己也被坑得够呛——

之前宣布签约入驻的丽思卡尔顿酒店率先发难,本来人家就是奔着中国第一高楼来的,现在“中华第一楼”缩水成了“华中第一楼”,只能认定绿地违约,接着就取消了入驻计划。

高度缩了水,之前按照646米高度规划、销售的“总裁公寓”也熄了火。比计划高度整整少了160米,按照数千万一套的总价来算,这笔损失也确实算得上是伤筋动骨。

绿地的负债不低,在融资环境普遍收紧的大趋势下,最终还是是被迟迟不能竣工的大厦拖下了水。

03

相比因资金问题而骑虎难下的绿地和富银,远大集团的张跃想的就很通透。

作为中国第一个拥有私人飞机的人,他深谙利用噱头将收益最大化的财富密码。与其把真金白银都砸进中看不中用的大楼里,还不如玩一票大的——比如建个天空之城。

2012年,有家外国媒体率先报道了这个“雄心勃勃”的计划。

按照远大集团的“远大”理想,这座将在长沙动工的摩天大楼是奔着世界第一高楼的宝座去的:838米、比迪拜的哈利法塔还要高10米。202层、抗9级地震、容纳30000人、造价90亿,而且这个惊人的项目将在90天建完…….

90天盖完202层楼,做到就是建筑史的奇迹了,那张跃的底气是什么呢?

据说他们有一种模块化盖楼的神奇手段,先是在工厂制作房屋模板、水泥模块,在这些模型里嵌入管道和电线,然后运到施工点,用吊车直接将模型放在规划的位置,跟搭积木差不多。

说起来,远大的建筑速度的确很快:比如6天15层的湖南长沙新方舟宾馆、15天30层的湘阴县T30酒店,甚至特地在长沙花了19天建了一座57层的“小天城”,以此来验证自己的计划并非空中楼阁。

但可惜的是,这栋有望碾压迪拜塔的“天空之城”最终未能动工。

在2016年的博鳌亚洲论坛上,张跃就在采访中表示远大的建筑技术绝对可靠,只不过“有人故意阻拦天空城市的建设”,当时的反对意见是什么呢?

从2013年起,就有人发现项目在施工手续上“缺斤少两”,环评没做、报建手续和施工许可也一直没拿到,至于宣传中提到的抗9级地震等说法更是无从谈起,就算真建起来也未必安全。

相比过去几十层楼的小打小闹,建设838米的高楼对技术的要求不是一般的高,90亿的资金预算远远不够烧的,更何况是要在90天盖完,这种速度下的世界第一高楼,真建好了,估计很多人也不敢去。于是有人就说了:远大集团之所以一直都不动工,恐怕就是为了避免竹篮打水吧。

04

最近几年,超高层建筑烂尾的新闻不少,但这并不能阻止人们把楼越建越高。

在世界各地的神话传说和宗教著作中,普遍存在的通天高塔就是这种脱离危险地面、奔向天空的思想烙印。

等到了工业时代,混凝土和钢架结构满足了兴建高层建筑的需求,膨胀的欲望驱使人们建起了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——从帝国大厦到世贸中心,这是那个经济过热时代的专属符号。

但经济周期有上也有下,过热的泡沫最终还是会冷却、爆掉,“摩天大楼的诅咒”之说就是这么来的,大楼盖好之时就是经济下滑的开始。

漫长的建设周期、巨大的成本投入,这些依附在摩天大楼身上的诅咒成为了不少人心中的梦魇,中国人第一次知道这种惨状,是因为当年史玉柱的失败故事——

在各种因素的推波助澜下,原本计划总投资2亿元的15层巨人总部大厦,最终变成了计划总投资12亿元、总楼层高达78层的“中国第一高楼”;

之后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,随着珠海巨人的资金链断裂,这座被当地寄予厚望的摩天大楼也在1997年2月正式停工时,一停就是23年,这个项目到目前还在搁置着,最近有不少机构想要重启,这么多年过去了,地价怎么算成了各方关注的问题。

在每一个泡沫盛行时,建大楼都是很多人的共同选项。

当年还有人提出了“楼宇经济”,这个概念相当唬人,啥意思呢?

比方说省会城市建一座大楼,卖地有收入、开工有就业,等到写字楼建好,既能招商引资又能吸引人口流入,怎么看怎么都稳赚不赔——“一栋楼纳税一个亿”、甚至“一栋楼等于一个县”。

于是在地产过热的那些年里,越来越多的超高层建筑上马。北京要建,上海要建,深圳要建,杭州、武汉、长沙、广州、珠海等等等等,连有的小县城都动了心……

然而除去北上广深的部分摩天楼,大量的二三线城市并没有因之受益,甚至还成了地方的负担——盖了楼没人来,花巨资建设的超高层大厦根本无望回本、贱卖都没人要。

05

今年4月份,住建部和发改委发了个文。文件中有一条内容很有意思:严格限制各地盲目规划建设超高层“摩天楼”,一般不得新建500米以上建筑。

这算是有的放矢了,毕竟抛开“摩天大楼诅咒”不谈,超高层建筑本身就存在不少弊端:

建设周期长、成本高、消防救援难度大,目前世界上已知最高的消防云梯只有100多米,相比动辄数百米起步的楼高确实是捉襟见肘;

除此之外,超高层建筑也存在着拆建改造困难的普遍问题。考虑到爆表的容积率、高昂的造价,等到建筑老化之后,想拆不能拆、想改不能改,说不准就会沦为未来的城市“贫民窟”。

从建筑全生命周期对比来看,超高层建筑建造本身并没有难度,真正难的是建成后,如何实现良性运营、发挥城市效益。

与为经济带来的正面作用相比,现如今建摩天大厦的环境、工程风险正在变得更大,在可预见的未来,这样的模式已经不那么划算了。

官方微信公众号